首页 > 财经 > 金融
农行:股改收官 破茧成蝶
来源:青报网
时间:2019-09-28 10:10:16 | 编辑:李雷 青报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同时也是农业银行恢复建立40周年。

1978年12月18日,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指出:“恢复中国农业银行,大力发展农村信贷事业”。1979年2月,《关于恢复中国农业银行的通知》颁布后,中国农业银行第四次恢复建立。

回顾40年风雨兼程,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周慕冰表示,40年来,农业银行以服务“三农”为己任,以市场化为导向,逐步从一家专业银行成长为拥有49万员工、2.3万个营业网点的国有控股大型上市银行,谱写了中国农村金融事业的华彩乐章。走进新时代,农业银行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正向着建设国际一流商业银行集团的目标砥砺奋进。

截至2019年6月底,农业银行总资产、存款、贷款规模分别达23.98万亿元、18.53万亿元和12.99万亿元,ROA、ROE为同业领先水平,不良贷款保持“双降”,位列世界500强企业第四十位、全球1000家大银行第四位。

恢复建立的40年以来,农业银行逐步从一家专业银行成长为全球公众持股银行,迈入世界大银行之列。

商业银行股改的“收官之作”

2008年10月21日,位于北京东单路口的中国农业银行新总部办公大楼里一片喜气洋洋,大厅中的电视屏幕红底白字的打出:“热烈祝贺农行股改方案获得国务院通过!”

这一天,酝酿了三四年的农行股改方案,终于获国务院批准。次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当时主管股改的农行党委委员、副行长潘功胜宣布了对财务重组、股份化改制和充实资本金等计划的时间表。

同年11月,中央汇金公司与农行签订了注资协议,汇金公司向农行注入1300亿元人民币等值美元,与财政部各持农行50%股份,农行财务重组启动。

至此,农业银行股份制改革大幕终于拉开,同时也意味着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的最后一场战役打响。

与其他几家银行不同,农行股改正遇国际金融危机不断恶化、全球经济进入下行周期的大背景。而对于农行自身而言,历史包袱较重,机构臃肿、管理链条长、资产质量较差,并承担着大量政策性业务等。因此,农行股改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首先,备受外界关注的是农行最为庞大的不良贷款。根据农行披露的年报显示,2007末不良贷款余额达8179.7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3.50%,比上一年初上升0.07个百分点。

农行年报指出,农行为股改作准备,对以前年度贷款进行全面清理,采用更为严格的贷款质量认定标准,更准确地反映贷款风险状况。这也是2007年不良贷款增加的主要原因。

而如何处置8000多亿元规模的不良资产成为各界热议的焦点。与工行模式类似,农行与财政部建立共管基金,将所有需要剥离的不良资产划入共管基金的账户。但与工行方案不同的是,财政部将全部8000多亿元不良资产委托农行自身处置。潘功胜表示,这一方案主要考虑了农行不良资产的构成特点。

农行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共管基金”的资金来源包括存续期内本行向财政部分配现金股利、上缴中央财政的企业所得税、不良资产处置回收资金扣除回收费用后的部分以及财政部减持本行股份收入等,将用以在十五年内偿还农行应收财政部款项的本金,并支付相应利息。

农行针对不良资产处置,此前也制定了三套方案,即比照工行、建行相关方案处置不良资产,全部委托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处置,及不良资产剥离后再委托农行处置。最终采用的是第三套方案。

与此同时,农行执行了“减肥”计划。时任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韩仲琦表示,农行利用三年时间,将机构数量减少近一半,在岗员工数量也减少17万。其中,60%的机构和超过50%的员工都在农村。

实际上,合并同类项,撤并功能重叠部门,减少人员冗余,是近年来农行组织架构调整持续贯彻的思路之一。上市之后,农行组织架构继续优化调整。2016年,农业银行新一届党委大刀阔斧推进组织架构改革,进一步完善经营管理机制,促进业务转型发展,并将加强总部核心管理、直接经营、服务基层、分类指导、集团协同“五大能力”建设成为关键词。如今的农行逐步摆脱部门过多、人员臃肿、管理效率低等问题。

经过多年的卧薪尝胆后,在恢复建立后的31年4个月5天,农行成功上市。目前已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局局长的潘功胜回忆道,2010年6月底,农行上市路演期间,全球资本市场出现大幅振荡,美国股市连续两天分别下跌了4%和3%。投资者普遍信心不足,新股发行频频破发,几家已经上市的银行股价也出现大跌,给农行上市带来很大压力。

幸运的是,农行最终克服了诸多困难,成功上市,并且筹资221亿美元,成为当时全球最大的IPO。这也宣布了中国大型商业银行改革完美收官。

农行老员工曾感慨:“农业银行改革的难度,改革所付出的历史性的代价,到改革之后所面临的挑战,体制、机制调整的力度来看,都是其他银行所不能比拟的。”

40年服务“三农”初心不改

股改准备期间,200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确定了农行“面向三农、整体改制、商业运作、择机上市”的原则。在更加明确市场定位的基础上,农行的“三农”金融服务驶入了快车道。农行也用实际行动消除了外界对三农业务低增长、高成本、高风险的传统印象。

周慕冰表示,因农而生、因农而长、因农而强,服务“三农”是农业银行与生俱来的历史使命和政治责任。无论是在专业银行时期、国有独资商业银行时期还是在国有控股大型上市银行时期,这一基本定位从未改变。

从统一管理支农资金、集中办理农村信贷到支持乡镇企业、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和新型农村经营主体;从领导农村信用合作社、统一管理农村金融事业到建设农村商业性金融主渠道;从简单的存贷汇老三样到涵盖银行、证券、保险、租赁、理财一揽子农村金融产品服务,农业银行始终站在中国农村金融事业发展最前沿,有效发挥农村金融的骨干和支柱作用,并为全球普惠金融发展贡献了中国智慧。

同时,顺应农村数字化发展新趋势,农行创新推出互联网服务“三农”的“一号工程”,建设“惠农e贷”“惠农e付”“惠农e商”三大平台,让广大农民分享数字化金融红利。同时,紧紧围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七大行动”,开创服务“三农”新局面,周慕冰提到。

近些年,尤其在金融扶贫方面,农业工作成效突出。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农行在832个国家扶贫重点县贷款余额10331亿元,较年初增加1092亿元,增幅11.82%,高于全行贷款增幅。

同时,上半年,全行累计投放精准扶贫贷款1208亿元,截至6月末贷款余额3635亿元,较年初增加335亿元,增幅10.14%,高于全行贷款增幅。深度贫困地区贷款大幅增长。截至6月末,在深度贫困地区各项贷款余额3724亿元,较年初增加386亿元,增幅11.57%,高于全行贷款增幅。定点扶贫工作成效明显。

举例而言,贵州省东南部的黄平县具有悠久的中药材种植历史,适合太子参、前胡、白及等药材种植,是黔东南州甚至贵州省的中药材生产重点地区。

由于太子参具有种植方法简单、价格可观且市场需求量大等特点,黄平县致力发展太子参产业已有数年。从太子参的种植、采挖到加工、销售,逐步形成了一条助推脱贫的“造血式”产业链。而在这条“参”生不息的发展链条中,农业银行的信贷资金扶持,率先打通了黄平县太子参产业链运行的最初一环。

2019年6月22日,在黄平县中药材产业协会成立大会上,当地农户周杰正讲述:“2015年我决定大干,刚好农业银行可以申请小额信贷,让我有了十足的底气,一下子就种了50多亩,当年收获相当不错,就在县城按揭贷款买了商品房,又买了辆出租车,农忙时节种太子参,农闲下来就跑出租车,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

面对黄平县的情况,农行贵州分行探索“网络融资+产业扶贫”等扶贫新模式,创新推出“太子参e贷”, 可为符合条件的农户提供最高10万元的线上信用贷款,较好地满足了太子参种植户的资金周转需求。扶贫带动的齿轮悄无声息地开始运转。此外,苗银e贷、烟农e贷、乡村旅游e贷等系列e贷产品相继落地,为当地农户发展产业、脱贫增收提供了较多便捷高效的融资渠道。

与此同时,农业银行还通过支持“飞地”园区发展,探索出了扶贫开发的新路子。“飞地”工业园区是工业转移合作的新模式,由两地政府跨区域共建园区,通过两地政府和企业三方合作,实现政府引导、企业参与、利益共享、多方共赢。

以深度贫困藏区阿坝州为例,为帮助该地区尽快脱贫,解决其因承担生态环境保护责任而造成的“福利受损”,恢复四川阿坝州5.12地震灾后产业重建,2009年下半年,成都、阿坝两地政府采取紧密型合作方式,在成都市金堂县淮口、白果、高板交界处,共同筹划建立了“成都-阿坝工业园”。

对此,农行成都分行以“成阿飞地工业园区”为载体,通过加强与管委会合作,对园区基础设施和入园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带动贫困户增收。2012年以来,成都分行重点支持园区内4家中小企业,累计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近5000万元;并通过支持园区项目和企业,带动当地县支行为28家小微企业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超过4亿元。

不仅如此,农行云南分行新增贷款66%投入扶贫重点县,创新推出了“七彩云南”系列产品,包含“普洱贷”、“蔗农贷”、“乡村振兴贷”、“光伏贷”等近20个产品;农行安顺普定支行1.8亿元支持普定县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等。

周慕冰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农业银行党委深入贯彻习近平同志关于“三农”工作的一系列重要论述,着力服务“三农”,着力创新政策、制度、流程、产品、渠道,着力破解“三农”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切实把农村金融服务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此外,农行有效拓展了小微金融的广度和深度。截至2019年6月30日,监管口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较年初增长超过1300亿元,较年初增速超30%;有贷客户数比年初增加22万户;贷款不良率控制在监管容忍度范围内;贷款利率保持在合理水平,阶段性地实现“两增两控”要求,并提前完成2019年全年计划,仅用半年实现2019年贷款余额增长30%的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同业对比来看,6月末农行监管口径贷款余额以及比年初增量均居同业第二。

同时,今年上半年,农行加快小微金融数字化转型,初步建立了小微数字化产品体系,形成了包括“微捷贷”“链捷贷”“快捷贷”系列产品在内的“小微e贷”品牌,线上化率约四分之一。

例如,在“微捷贷”方面,农行创新研发的“纳税e贷”, 两个多月余额超200亿元,户数超4万户,快速成为增量扩户的拳头产品; “链捷贷”方面,新上线的“保理e融”产品,对接中企云链供应链融资平台,推出个人数据网贷产品,建立了同业领先的“链捷贷”在线供应链融资产品体系。

百业兴则金融兴。截至今年上半年,农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5109.1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64.89亿元,增速36.45%,高于该行贷款增速27.65个百分点。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延伸阅读:
23.8K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青报网的作品,版权均属青报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青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青报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青报网集团 | 青报网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5 SHANGDONG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青岛市城河街88号 邮编:656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