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金融
“创投界”段子手复出之后 他的春光里要干什么?
来源:青报网
时间:2019-09-23 12:00:12 | 编辑:李雷 青报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在创投圈里,提到“网红投资人”,很多人的脑海中会闪过杨守彬这个名字。

2016年,他第一次直播聊如何创业,就创下521万在线观看人数、40万点赞,平台币打赏超100万的记录。单人单平台同时在线的记录至今无投资人能打破。

而作为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的杨守彬,身上还有很多标签,如“投资花衬衫”、“创投界段子手”、“创投人脉王”、“投资界著名主持人”等。他的人生理念就是:“边奋斗边享受,工作起来很狂,玩起来要浪。”他征服过南北极,去过赤道,也去过沙漠、草原。而他的工作节奏也同样疯狂。

从2013年与合伙人共同创立丰厚资本至今,已经投资了凯叔讲故事、奇点汽车、36氪、盛大游戏、苏文电能、车通云、一飞无人机、日食记、小鬼当佳、在路上、青藤云安全、易企秀等240余家企业。

然而,2017年,这个信奉“狂浪主义”的投资人却突然“消失”了,他一度拒绝出现在任何公开场合,不演讲不主持,也不接受媒体采访。8个月后,他再次“出山”时,多了一个新的身份:春光里产业资本集团创始人。

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杨守彬说,与传统VC不同,春光里不是一只基金单打独斗,而是由多条服务链构建完成的产投生态体系。“单一的基金越来越难以生存。创投需要升级到产投时代,机构自己有产业支撑,才能更好地做投资。“

杨守彬在两年前就坚信,未来只有两个投资人带着十几个投资经理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春光里寒冬逆势发展

2019年,VC市场“募资难”趋势延续,创投行业异常冷清。投中数据显示,上半年VC/PE募资同比腰斩。具体而言,机构募集完成基金共271支,同比下降 51.69%,募集总规模544.38亿美元,同比下降30.17%。

这一年多时间里,LP给的最多答复是:“再等等”。投资人见面互相问候:“你们还活着吗?”曾有VC大佬感慨,现在是入行近20年来,最难的时刻。

也正是在这个寒冬中,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在“消失”了8个月后,出山了。与此同时,他又多了一个新身份,春光里产业资本集团(下称:春光里)创始人。

2018年1月,春光里正式启动,并在寒冬中逆势发展。成立一年多,春光里已管理一只母基金和五只产业基金,分别是:智能新经济母基金和大消费产业基金、文旅体育产业基金、医药健康产业基金、硬科技产业基金,以及和德国红点共同成立的红点设计基金。管理规模60亿人民币。

“春光里打破了基金按期投资的规则,同时管理多只基金。”杨守彬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市场上人民币基金募资一定不会非常容易,但春光里早已准备好一套应对困难的方法,因此我们的融资并不被动。“做投资和创业都不能靠天吃饭,不论干旱还是大雨瓢泼,庄稼都要收成好,这得益于我们自己的管道和水库。”

杨守彬进一步为记者解释,春光里不是一只基金单打独斗,而是由多条服务链构建起完成的产投生态体系。目前,春光里升级了8系服务链。分别是大数据与雷达体系;智库系统;服务体系;招商体系;空间与地产体系;人才体系;产业资本升级体系;IP与文化体系。

例如,春光里认为未来是智能新经济时代,大数据是未来的生产资料,因此,建设了产业升级大数据和雷达体系,包括数据的采集、导入清洗、挖掘分析到模型建立、雷达扫描和决策输出。产品可以为企业升级、城市升级提供数据决策。

这套完整的生态系统让春光里在“钱荒”时期,仍可获得LP的青睐,尤其是政府引导基金和上市公司。在地方政府层面,目前,春光里已拿到包括西安、青岛、海南、烟台在内的八个城市政府引导金,并与太原、吉林、济南、厦门、合肥、海口等十几个城市建立合作关系。

实际上,政府引导基金的钱并不好拿。业内普遍认为,在资本寒冬下,政府引导基金撬动社会资本参与的难度越来越大。

一般而言,政府引导基金设立的目的是提高就业率、促进GDP增长、实现产业动能的转换。几乎所有政府引导基金在设立之初都强调“不以盈利为目的”,但社会资本是逐利的,基金的其它LP都需要投资回报。因此有投资人曾说,双方的目标根本不一致。

同时,返投比例和基金回报率之间也存在天然的矛盾。近些年,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城市的股权投资市场比例占超70%。其它地区股权投资项目较少,多以传统制造业企业为主,而这类企业很难做到指数级增长,缺少股权投资的价值。在此基础上,大比例要求反投,很难吸引头部基金参与。

而对地方政府提出的要求,春光里似乎并不担心。杨守彬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我们的基金原则上不会担心返投比例。我们更倾向跟地方政府协商用产业置换资本,而不直接签署单笔基金的反投协议,春光里会用多只基金、相关产业及其它自身生态资源,最大程度促进地方产业落地,完成反投要求。”以此保障投资收益的同时,满足政府招商引资效果的时效性。

以山东省县级市莱西为例,春光里在对其做过诊断分析以后,提出可以围绕新能源新材料、汽车制造、文旅体育和智能新经济等打造主导产业,并通过基金矩阵拉动地方投资、峰会大赛造势、创投生态综合体提高产业落地效率、产业集群联动等,为地方政府提供全链条的升级服务。

此外,春光里还在山东省多地的政府引导基金政策改进中发挥积极作用。例如,2019年,青岛市出台了《打造创业投资风险投资中心若干政策措施》,其中指出,青岛将新设500亿科创母基金。首期120亿元,其中山东省出资20%,青岛市出资25%,社会出资55%。值得注意的是,对政府引导基金参股的基金返投比例由2倍降低为1.1倍。杨守彬透露:“我们在其中起到了一点点推动作用。”

同样,目前很多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下滑,需要找到新动能,杨守彬表示,春光里可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成为企业的外挂加速器。

在杨守彬看来,如今的大环境下,除了承诺回报率外,GP需要利用综合产业服务能力,帮LP解决更多问题,才能具有竞争力。他在两年前就坚信,未来只有两个投资人带着十几个投资经理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在投资方面,春光里也有自己独特的打法。春光里产业基金会覆盖从天使、VC、PE、Pro-IPO全链条。基金在投资过程中,也进行产业整合。

杨守彬提到,在尽量保障快速获得收益的基础上,产业基金会重点用于完善产业链及兼并收购。比如影视文化基金中,60%投资影视剧,40%会投资围绕影视剧服务的第三方公司。投资的产业链完成度越高,越能促进企业间的资源整合与合作。

同时,在选择项目时,春光里也会倾向有整合能力的企业。以春光里投资并深度合作的企业苏文电能为例。其是以电力咨询设计业务为主导,涵盖电力咨询设计、电力工程建设、电力设备供应和智能用电服务业务为一体的一站式(EPCO)供用电品牌服务商。

苏文电能可以帮助一个园区做电能解决方案,依靠物联网+AI智能,对每个电站站点进行监控、数据分析,过去靠人检修线路,现在在系统上一目了然。同时运用大数据帮企业、园区甚至一个城市做电能管理。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春光里不在市场上看项目,只从春光里生态中选择企业,进行投资和赋能。杨守彬称之为“先恋爱再结婚”的投资方式。“我们的被投项目都是接受过春光里服务的企业。因此,春光里对被投项目和创始人都非常了解。创始人到底具有什么基因,什么能力,联合创始人之间是否和睦,企业的行业竞争力到底如何等,我们在投资之前就了解地非常清楚。”

春光里生态看似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杨守彬认为,容易做的别人都做了,复杂本身就是竞争力。

“直到今天并不是很多人认可和理解春光里模式,我只有一句话告诉他们:成大事者不谋于众,离成功最近的路就是从不走近路。” 杨守彬说。

未来只有五种基金管理机构能生存

在杨守彬看来,单一的基金越来越难以生存。创投需要过渡到产投时代,机构自己有产业支撑,才能更好地做投资。“自然界的现象告诉我们,根扎千寸土,才能叶繁百丈高。未来行业进入培根时代,培育生态,培育你的产业集群。”

市场似乎也意识到光靠收取管理费的模式不可持续。如何让优秀的上市公司相信,GP比他们更具有投资能力,是目前VC机构面临问题之一。曾有投资人预测,未来,VC和PE将逐渐从资源依赖型转向能力依赖型。

杨守彬表示,今天全中国投资规模最大、回报率最好的基金,早已经不是那些投资为主的基金。今天投资规模最大、回报率最高的基金是腾讯。腾讯对外投资了1000家公司,所占股权加和总价值超过7.5万亿人民币,对外投资账内回报接近10倍。过去三年37家腾讯被投企业上市,仅2018年,腾讯就投资了1320亿元。”

“腾讯通过生态发现企业,通过生态投资企业,通过生态赋能企业,通过生态整合企业,通过生态退出企业。没有生态支撑的投资将会受到极大的碾压和挤压,未来是一个生态和生态的竞争。很多的竞争已从平台的竞争升级为生态竞争。”杨守彬说。

除了上述的生态化GP,杨守彬认为还有四类GP在未来可以生存下来,分别是:头部GP,已经是头部做得非常成功基金管理公司,比如像红杉、赛富、高瓴,只要不犯错误,不断升级就永远是强者;技术GP,真正懂技术,了解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学习的基金;产业化GP,有产业链条,有产业主体支撑的投资;循环GP,既有母基金,还有直投基金,还有早期基金,就是循环基金。

同时,杨守彬提出,未来是一个无边界生态化竞争的时代。没有属于你安全的一亩三分地,未来将是一个跨界时代。“真正干掉你的企业根本没有出现在你竞争对手名单里。一定是一个跨界的新物种,根本不是来消灭你,而是顺带消灭了你。统一方便面销量锐减,根本不是康师傅的打击,而是饿了么和美团。”

过去几年,伴随双创热潮,投资和创业的门槛似乎变低了。大量年轻人涌入创投领域。中国证券投资金基业协会的报告显示,2015年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管理人人员数量达到37.94万人,同比增幅达到了204%。

但如今来看,入门的门槛虽然降低了,但成功的门槛越来越高。目前市场上的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有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年底,登记在册的基金管理机构中,100亿人民币管理规模以上有235家,而10亿管理规模以下的总计超过7600家。在行业里基本2%的头部机构,拿到了市场上超过30%的资金。创业公司同样如此,资金越来越多流向头部企业。

“创业成功的人会越来越少,但是只要成功了就是个大的。”杨守彬说,未来是只有顶级IP才能赢的新寡头时代。

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都要用最快的速度游动到你所在行业的头部,甚至是顶级才能赢。未来进入一个1比99的社会,可能这个世界上1%的人掌握99%的资源和财富,剩下99%只能去瓜分剩下可怜的1%。这些头部IP支配社会资源能力无限变强。

正因如此,杨守彬提出,春光里的使命就是为升级而生,愿景是成为全球领先的资本与产业升级平台。春光里邀请知名的投资大佬、企业家共同参与这样一个升级使命,致力于创始人升级、模式升级、理念升级、管理升级、运营升级、营销升级、产业升级和城市升级。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延伸阅读:
23.8K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青报网的作品,版权均属青报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青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青报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青报网集团 | 青报网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5 SHANGDONG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青岛市城河街88号 邮编:656010